0371-6777 2727

独家 募投退遇阻 凯旋创投走上僵化的命运路口

更新时间:2019-08-12

  ID:thecapital )透露,近一段时间以来,凯联内部先后走了两名行政助理,除此之外,凯旋的团队配置还算齐全,仍保持在十几人规模。“但是可能很多人是在找工作”,相关人士透露,在近一段时间内,凯联确实没有再投项目。“应该也没有那么凉,但确实没有新钱了。”

  2006年底,市场上有消息传出VC大佬周志雄将离开软银赛富基金,当时,有消息称他将创办一支新的基金,几个月后,“鹰眼”加入KPCB。不过,仅一年,周志雄再次起飞。这一次,他如市场所言,创办了自己的创投机构“凯旋创投”。

  凯旋成立的时间节点,正赶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这让一度处于上升阶段的创投遭遇重创。这一年,邵亦波与张颖创立经纬中国,几乎是和凯旋创投先后脚一同起跑。借由2009年创业板开闸,这一时期成立的不少机构都得以平稳度过起跑阶段。

  至今为止,凯旋创投已成立十一年。不过,这支即将年满11岁的老牌机构规模仍停留在30亿人民币。而同年成立的经纬中国已经投资了包括猎聘、陌陌、滴滴出行、美柚、野兽派、富途证券等诸多知名企业,管理规模超过210亿人民币。

  去年,达晨募集新一期基金,规模为46.3亿人民币。晨兴资本也在年底完成了新一期美元基金的募集工作,募集资金超过十亿美元。同为创投基金,达晨、晨兴们的一期基金已可抵过凯旋十年。

  接近凯旋创投的相关人士告诉融中财经(ID:thecapital ),凯旋目前在投资、募资两端都没有新的动作。而搜索周志雄和凯旋创投,前者显示的还是十年前周志雄的英雄事迹,后一词条搜索结果,停留在2017年10月,凯旋创投创始合伙人金曦的一次专访。

  去年《资管新规》落地,让投资机构遭遇投资、募资两难,曾有投资人笑言“我不出来怕大家以为我们死了。”而几近销声匿迹的凯旋,久久不再露面,不知能否扛过这个异常寒冷的“募资寒冬”?

  当年,周志雄一手促成对盛大的投资,仅仅14个月,盛大登陆纳斯达克,4000万美元的投资在20个月内实现了大部分退出,5.6亿,十几倍的回报,至今也是创投界的经典案例。

  2002年,盛大的年净利润已经达到2000万美元,但软银选择投资盛大时,并不是一个绝佳的时间节点。当时,盛大与上游公司韩国的Actoz的争端愈演愈烈,从开始的韩国公司服务器源代码泄露,“私服”横行,到盛大拒付分成费,使得盛大出现了用户量大幅度下降的问题,种种因素也让这笔投资充满了不确定因素。

  尽管如此,在周志雄的力促下,软银还是对其进行了投资。4000万美元赚了5.6亿,不仅让软银赚的盆满钵满,也让周志雄一战封神。

  吴鹰评价周志雄,“Joe是一个对大方向看得很准的人。” 软银赛富合伙人阎焱也对周志雄高度评价:“Joe是一个工作非常努力的人。而且他做事很有主见。对问题有独到的看法,有很强的技术背景和运营经验。”

  周志雄是业内少数几个公认的顶尖高手。强有力的募资能力,几乎百发百中的投资击中率,让周志雄自信的说出“绝不会只是一个盛大”。而业内也曾评价他,“从未失败”。聚光灯之下,周志雄迎来了他投资生涯的顶峰。

  2005年,周志雄任职的软银亚洲又融资6.54亿美元作为基金的二期基金,两期相加共10.4亿美元,其中90%投在中国,这是当时亚洲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。

  这一记录在之后不断被刷新,2017年,KKR & Co.成立一支亚洲私募基金创下的93亿美元纪录。去年,这一纪录再次被打破。高瓴资本规模为106亿美元新基金的募资,创下了亚洲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募资规模之最。

  在离开KPCB自立门户后,凯旋创投并未如周志雄钦点的“凯旋”两字一般迅猛发展。根据私募通数据显示,凯旋在过去十一年中实现退出的案例为8个,而通过IPO实现退出的只有2017年的Sea和2018年汇付天下。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成绩。更不是顶级VC大佬被期待的成绩。

  在募资端,凯旋最近也并无新的消息。接近凯旋创投人士告诉融中财经(ID:thecapital ),凯旋目前没有新钱了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凯旋共管理了五支基金,一百分高手论坛774142管理规模为30亿上下。同一时期成立的经纬中国规模已经突破210亿人民币,是凯旋的7倍有余。

  动力不足,让成立十余年的凯旋创投正在面临着生存考验。而周志雄,似乎也不再出现在一线投资圈子里。如今的创投圈,话语权早已旁落。曾经的VC神话,风光不再。

  1982年,周志雄从北京工业大学无线电系半导体专业毕业后顺利留校工作。当了4年班主任后,他拿到4个学校的全额奖学金,前往美国攻读研究生。1990年,美国经济衰退,但他仍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是新泽西AT&T贝尔实验室分离出来的一家公司,并在两年后加入贝尔实验室作技术顾问。

  研究生毕业5年后,周志雄回国休假的时候,在北京见到了创办UT斯达康的吴鹰,在吴鹰的邀请下,周志雄成为斯达康获得软银投资后的第一个雇员。虽然工资和福利远远比不上贝尔实验室,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回国。

  2001年,软银和思科合作成立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。周志雄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,于是加入软银亚洲,也就是在这一时期,他主导投资了盛大网络这个案例,一时间名震江湖。

  在离开软银亚洲后,他在KPCB短暂的停留了一年。后来,市场传言,KPCB激励、团队不睦等因素是促使他离开的重要原因。2008年,他一手创办了凯旋创投。就如同这家机构的名字一样,周志雄对其有着极大的期待。“战胜而回,谓之凯旋”,胜利,是凯旋创投的基调。

  2009年,也就是成立初期,凯旋在这一年投资了6个左右的项目,不过其中有一些来自于KPCB。根据私募通数据显示,在之后的5年中,凯旋走的是“小而美”的路线年,凯旋迎来第一个爆发,全年投资达到13个,并在次年也投资了11个项目。

  但不得不提的是,凯旋的回报并不理想。据不完全统计,其成立至今,只有2012、2016、2017和2018年有项目退出,数量分别为1、2、3、1个。

  十一年间,仅7个项目退出,其中,仅有付汇天下和SEA通过IPO方式退出,而包括红孩子在内的4个项目为并购退出,中天嘉华和木瓜移动为股权转让。

  前者在2018年因违反《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》等相关自律规则,被基金业协会暂停了私募基金募集业务。后者被质疑“数据公司靠代理业务撑起营收 ”。

  一般而言,投资机构更倾向于IPO方式退出,除了能收获更高的回报,更是证明其投资眼力的重要标准。并购、股权转让在一定程度上,也说明项目在发展中,或多活少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。

  2018年,完成新一轮募集的基金增速仅为2017年的1/5;基金募资规模也比2017年同比下降28.9%。无论是总募资规模还是单支基金规模,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正在面临募资困境。

  2009年,凯旋完成了其首支基金的募集,规模为2亿美元。据了解,该基金的资金来源为:35%来自捐赠、基金会和家庭办公室,30%来自基金中的基金,25%来自养老基金,其余的10%来自企业投资者。从投资者地域分布来看,北美投资者占50%,欧洲投资者占40%,亚洲投资者占10%。

  而根据私募通数据显示,凯旋创投最新一支基金为2012年1月成立的银科凯旋基金。而时至今日,再无其他基金募集消息。

  结合去年以来募资寒潮,即便周志雄过去如何风光,凭借过去十余年有些惨淡的成绩单,再大的江湖面子,怕也难以撬动LP的钱包。

  近两三年,凯旋投资速度下降,莱诺医疗、万户良方、深醒科技都是其在近3年内投资的项目,所涉领域包括医疗和IT行业。细数凯旋曾投资的项目,几乎没有明星企业,更没有极高回报的案例。但却出现了诸如红孩子、付汇天下、车蚂蚁等失败项目。

  凯旋创投的投资成绩几乎可以用惨淡形容,数据显示,2017年,凯旋仅投资了3个项目,2018年,披露的投资只有1个项目,为深醒科技。而在行业选择方面,凯旋投资重点仍在互联网行业。其投资行业前三分别为,金融、互联网、IT。教育、智能制造领域则鲜少出手。

  去年凯旋下注的深醒科技,是一家专注于人脸识别的科技公司。这家成立于2017年的企业,却号称自己是安防领域人脸识别技术当之无愧的老大,实战综合准确率行业第一。

  然而CV的行业格局早已成型。旷视、商汤、云从、依图已经将整个行业蛋糕早早分割干净,后来者几乎没有机会。深醒科技的主攻方向安防,不仅有海康威视这样的传统大厂,四小龙也在安防领域逐渐扎根。不少投资人直言:“后来者没有机会。”

  而所谓技术优势,有投资人告诉融中财经(ID:thecapital ),中国CV领域技术来源美国,几乎就是新瓶装旧酒。“拿美国技术做创新,本质上是大数据。”

  去年凯旋投资的汇付天下IPO,实现了3倍左右的账面回报。有趣的是,在汇付天下上市前,国内的机构和券商普遍看好,但外资大行则看法谨慎。

 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一季度支付宝与财付通(腾讯支付平台)两大巨头占据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市场份额的90.6%,仅剩下不足10%的的市场份额留给剩余的支付机构。汇付天下在中国所有第三方支付提供商中仅占2%的市场份额,与前两位巨头的占比相差甚远。

  另外,此前凯旋投资的车蚂蚁,也在2018年宣布解散,申请破产清算。除了被爆公司解散,车蚂蚁还疑似拖欠公司100多名员工300多万元薪资,上演了一出讨薪的闹剧。

  事实上,这一领域遭遇伏击的并不仅仅车蚂蚁一家,当初,一大批主打汽车O2O的企业都是度日维坚,“好快省”“养车无忧” 等瞄准汽车后市场的企业,也经历了亏损、易主等一系列状况。

  凯旋遭遇接连失败。从根本上看,对行业的选择、对项目的把控,都不似早年周志雄那般“稳准狠”,当年投资盛大,周志雄在盛大泡了20个月,花费相当大的心血得以精准投资到盛大这家隐形金矿。

  近年来,周志雄鲜少出席活动,几乎与市场脱节。凯旋创投除了周志雄这张大佬底牌,似乎已经无牌可打。

  如今的凯旋命运般的走上了周志雄老东家的路数,在募投管退几个环节几乎就像KPCB一样销声匿迹,踏上了机构僵化的岔路口。

  2008年,周志雄选择与KPCB中国“分手”,成立凯旋创投,并在杜尔的同意下带走了他在凯鹏华盈投的7个项目。

  在周志雄出走后,时任投资总监的周炜临危受命,提拔成合伙人。2017年,小有所成的周炜创办了创世伙伴。

  职场岔口,同一个出发点的几位老同事,选择了不同的路,如今境况也大不相同。周志雄的从投资大佬,逐渐式微,淡出投资圈的核心圈。

  已是知天命年纪的周志雄,是否将要隐退,就不得而知了。但如今的凯旋创投,已经逐渐僵化,能否回天,都是未知的命数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| 金多宝|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| 好日子心水论坛| www.892200.com| 白小姐输尽光| 红姐心水论坛| 999030.com| 六合彩马报|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全免费| 香港六和今晚开奖| www.66602.com|